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月球组】For your heart(上)

※艾库美亚x法斯,来自 @革化 太太的略久远点梗,政治婚姻前提,写一半死机了word备份吞了一半南国旅行这部分得等下次了x

※可以说是半现pa深井冰文来一发,bg向,有原作成分但比较少,老那么严肃干嘛(笑)

法斯法菲莱特本就无所谓这场迟早注定会发生的联姻。

 

也不是不曾试图反抗过,只是和邻国的那些月人相比,实力着实是过分悬殊,已有好几位兄弟姐妹被抓了过去,身为宝石之国领导者的金刚老师时常愁眉不展,但始终没有很好的应对手段。

所以,自打从老师有可能会将她们之中的一位许配给月人王子以谋求两国共同进步友好往来的小道消息传出之后,就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法斯已经受够了在回廊中走动时身上被投以的各种灼灼目光,也不知是谁的妖言惑众,或者可能是为了寻求自保而从某种程度上达成的默认共识——“月人王子最喜欢磷叶石的浅薄荷色”。

即使她不想,在这强大的舆论影响下,可能也避免不了最后被选去联姻的是自己。好在无辜躺枪的法斯法菲莱特心态一向十分良好,既然众望所归,她便也就顺从“民意”,在老师和自己开始商谈这件事情之前,悠哉悠哉跑去找老师表达自己想要嫁过去的意愿。

 

在法斯绞尽脑汁在金刚老师面前变着花样表达了整整2个小时的对于邻国王子的倾慕之情(之前恶补了两天的言情戏本子)之后,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师脸上终于由冷漠淡然转为目瞪口呆,在法斯终于编不下去急得暗暗想要跺脚之前制止了她的表演。

他沉吟了片刻,很是犹豫纠结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你是真心喜欢他?”

 

“欸?……是,是啊。”法斯挠了挠头,掩饰性地笑了笑。本以为老师一定看穿了一切,这么看来,自己演技还算可以?

“可是,你连见都没有见过对方?”

“但是……我有听安特库说过……”

 

“……他怎么做到被扣在那边还能告诉你这些的?”

 

“……”

“托…托梦。”

 

“……所以,说实话吧。”老师有些无奈地扶住了额头,那神情比他冥思如何应对月人的侵袭时还要困扰得多。

 

“与其一直担心受怕何时会被月人抓去与何时老师会和我提起联姻的事情,不如提早结束自己这场噩梦。大家也都很希望我去的吧,如果真的能就此结束两国的纷争的话,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以一种无所谓的口吻淡淡开口,法斯有点冷淡地笑了起来,“何况,我也并不憧憬什么爱情。”

 

 

“不,其实——”

“所以,请不要阻拦我,老师。”法斯打断了他的话,有礼貌却也略强势地微低头行了个优雅的屈膝礼,随后转身离去,留下金刚仍自在纠结着一个问题——

看法斯这样的态度……我到底该不该告诉法斯,其实那个传言是真的呢。

 

 

 

当与邻国的政治联姻对象确定下来是法斯法菲莱特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并开始喜气洋洋手忙脚乱地准备起大婚的准备来,举国上下一片欢乐的海洋,除了当事人她自己。法斯本想像往常那样去各处巡逻警卫,而如今毕竟是将近联姻之际,月人自然不会有事没事前来骚扰,所以虽然历经百战也算是没有被敌军所抓走的法斯现在只能坐在城墙上无聊地望着天际看风景,思考些平时根本不会考虑的事情,比如未来那个直到现在还仍然很神秘的那个联姻对象。

虽然宝石之国这边是先确定了前去和亲的对象是自己,但对面回应的速度也实在是令法斯也有点瞠目结舌得快,仿佛其实那些好战的月人其实本来也不想打似的。明明自己不如亚历那么博学多识,也不如小钻那么闪耀美丽(虽然如果和亲的是她说不定她的弟弟波尔茨会单枪匹马打上门去),唯一高的就是战斗力和搞事能力,所以作为政治联姻的另一半而且还是占主导地位拥有选择权的一方,答应得如此迅速简直不科学。还是说……月人的王子殿下长得奇丑无比所以来者不拒?

算了,就算是嫁给一只兔子又有什么关系。法斯只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无比,摇了摇头索性彻底忘掉这个问题。

 

 

时光飞逝,很快到了月人前来迎亲的那一天,当看见月人前来的迎亲队伍时,在场包括金刚老师在内的众人皆嘴角抽搐,若不是有特意在战艇上加上些装饰,加上仍不吭声却一直在撒玫瑰花瓣的月人们努力在营造出一种浪漫氛围,简直像是伪装打入敌营的突击部队。领头的那位胖墩墩的唯一看起来还算和蔼可亲且开口说话的月人将军自称是塞米,是负责迎接和亲对象的月人,法斯略带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确认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之后,随即便提起缀满繁复花纹的由红绿柱石亲自操刀的婚纱礼服裙向着老师与兄弟姐妹们俯身行礼道别,

看见了老师眼中的担心、忧虑和纠结,似乎还想要和自己交待些什么事情,但事已至此早已没了任何回转余地,所以法斯也只是微笑着用眼神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与同伴们一一拥抱作别之后,便跟随塞米上了那艘造型独特的飞艇。

 

 

这一路倒是风平浪静,除了那胖乎乎脸庞的塞米一直陪在身边之外,其他不说话的月人除了继续机械式重复撒花瓣,基本可以视作为空气。法斯着实觉得一直坐着不说话非常没趣,就尝试着和那看起来还比较好相处的塞米说话。果然自己对于那个没有见过面的联姻对象还是有着很多好奇。

“……你是叫塞米对吧,那王子叫什么?”

“是艾库美亚大人!啊!不能说的来着!”

“……为什么啊?算了,能知道结婚对象的名字就可以了。”法斯无视了塞米因为说漏了嘴而有点懊恼的反应,埋头进双膝间闭目小憩。心中有一点点压抑着的不快与紧张,但更多的可能是莫名的对未来生活的孤单的恐惧与迷茫,毕竟就算是自愿前往,自己今后,怕也只是孤身一人。


 

“法斯大人,到了哦。”塞米那恭恭敬敬的语气,真让自己很是怀疑,这人真的是那个战场上的强敌吗?法斯睁开了双眼,却意外地发觉自己已经快要被花瓣所彻底淹没了,那些不说话的月人们还真是非常尽职尽责于自己的工作。法斯缓缓叹了口气,慢慢站起了身来,将身上的花瓣纷纷抖落下去,殷红色的花瓣在洁白的纱裙映衬之下,竟显得出奇的美丽,令自己有一瞬的出神与心动,却在转身望向飞艇出口时转为无语。

有更多的玫瑰花瓣从被打开的舱口中涌了进来,整个飞艇里弥漫着异常浓烈的玫瑰气息。法斯有点无奈地转身望向仍保持着和蔼微笑的塞米,

“你们国家玫瑰花是不要钱的吗?”

 

“不不不,只是因为王子非常重视您哦。”

 

前行向出艇口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法斯在心中默念一句这都是场面上的东西是假的不可信不可信努力平复心情,但随着距离那个素未谋面过的联姻对象越近,就越无法控制住心跳的频率——

果然,自己还是会紧张的啊。

 

 

当派出的由塞米领导的迎亲飞艇的黑点刚刚出现在天际时,向来没有在任何场面下有过紧张感觉的他竟伸手整理了下本就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领带,垂眸检查自己的衣着仪表是否存在着某些没有注意到的问题。族人们都注意到了王子难得的紧张与拘谨,偷偷掩唇微笑,却在他轻咳一声提醒之后急忙停止了刚刚的举动,加倍努力地开始从事起那项撒花瓣的事业,这也正是导致后来法斯在打开飞艇的舱门之后差点被玫瑰花瓣再次彻底吞没的原因。

虽然他之前一直有偷偷派人去邻国那边宣传自己对磷叶石的偏爱这一小道消息,但是毕竟身不在此不知道效果究竟如何。当近日收到金刚例行的国事文书时,向来对此持坚决反对态度的他竟会破天荒地应允了这门婚事,实在是让他感觉不够真实,或者说,现在仍感觉自己活在梦里。

 

仍在兀自忐忑中的他,终于等到了那飞艇的舱门打开,里面的人似乎努力了好一阵子才将那些疯狂涌入的玫瑰花瓣给清理出去,他总算看见了那身着白色礼服裙的纤长人影从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提着裙摆很是小心,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面上表情竟反而比平时更加冷静淡然。

那身着白色婚纱的人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却一直只是低垂着眸子不看他,优雅地先依照礼节行上一个屈膝礼。

“艾库美亚大人,我是来自宝石之国的法斯法菲莱特,也就是您未来的联姻对象。”

声线轻而缓,不带什么感情,那是流于表面的客套性话语。他蹙眉看向一旁一脸抱歉模样的塞米,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俩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连自己视为禁忌的名字都告诉了她。随着必要的外交令词说完之后,法斯终于缓缓抬起了眼睛,那深青色的眸中准确地映出了他的身形,他正兀自忐忑着要说些什么好,对方却难以抑制地笑了起来,并且竟然不是那种客套的礼节性的微笑。

“噗,原来我真的嫁给了兔子精啊。”

 

Tbc.
这样有毒的文真的还要继续嘛(笑)

评论(15)
热度(164)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