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慎fo。

关于我

写个置顶。
这里清叶,熟人喊我暮更多,称呼随意。
如果对我的文或者我本身有什么想交流的地方,或者有什么通过他人所得知的不能理解的误会,可戳Q直接交流: 2227985420
目前沉迷P5明主主明无差 爱爬墙,爱爬北极圈,还挑食 吃的cp不一定会写 写的cp不一定会看
风格不固定,按照表现内容变化 人比文要不正经太多
以及最后,感谢喜欢。

【明主】自戏

*明智吾郎x主人公(来栖晓) 

私设为两人在一切结束后的共同逃亡。


喜爱随身佩带手套的人可不仅仅只有侦探,更离不开这样东西的人

可是罪犯啊


又听见了那个声音,和自己的无异,却始终嘲讽挖苦着他本身的那个声音。明智吾郎正坐在方桌前,面前是那人离开之前为他准备好的咖啡,散发出阵阵微涩的香味,他那褐色的眼睛正注视着那缓缓上浮散去的雾气,却又像在透过这雾气看着些别的什么。

就连那半乳白色的雾气仿佛都能化作扭曲的脸庞,流动之中的水雾便是那一开一阖对他毫不留情吐出讽刺话语的嘴。耳畔又开始传来那声音了,重复着罪犯的词句。他却还是用戴着手套的另一只手轻轻敲打着面前的桌面...

『只是一支舞而已。

无关乎立场,你大可放心。』

他轻声细语。

腕被固定,

气息交合至极尽暧昧的距离

无法反抗

却也无法逃离

 

那是来自撒末尔*的诱惑,若听从只会堕落入最深之处的地狱

本不可听

绝不可与之言语

亦不可回应

*撒末尔Sammael:犹太密教喀巴拉(Kabbala)经典『光辉之书』中出现的堕落天使,被视作「夜晚的恐怖」,在『旧约圣经』伪经『以赛亚升天记』内被当作恶魔的指导人。

 @绯原町  约了町太太的图稿,额我才知道这个是友情摸鱼orz 还有正片,还有正片!!

文案by me

算是小小的last gift。

Recur·故人归(下)

 *这个系列上次更新是在2017.11月【土下座 我的天。。。我真能拖

*伊达组这个单元完结就是终章了,感谢不离不弃。

Recur 序章       Recur •君ノ声(下)

Recur · 鸦の魇(下)     Recur·故人归(上)

他曾有过短暂的心存侥幸,这样的日子能够持续下去。

直到那个人的再次出现,打碎了这个本就脆弱的梦境。


“既然回来了,那么自然也要尽...

【明主】魇·反

*明智吾郎x主人公(来栖晓),与此篇   魇     同背景设定,主人公视角的梦魇。作者恶趣味了,Alice pa。

Happy Wonderland

来栖晓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某个人的“宫殿”里。或者说,此刻的他更想这么说服自己,虽然在结束掉一切事情甚至顺手拯救了世界过后,他已经不再拥有Persona的能力。

也许是破天荒的,他竟会第一次产生感激身边没有任何同伴陪伴在身边的心情,但他此刻确实是这么想的。即使自己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多么怪异,也不知前方会遇到什么样的怪物或者东西,他也不想被任何人看到他现在的这个...

*卡诺&西撒吉利安  时间线S7 S8之间。

*西撒吉利安这对也好磕啊。。可惜了【叹气

恶魔只喜欢偏执的少女。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传说在拉普拉斯市久为流传。

其实这句话从逻辑层面上分析并不正确,毕竟恶魔他们只会在人类宁可抛弃一切也要实现某些愿望时现身并签订契约决定代价,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如百合花般善良纯洁无瑕的少女,他们只能接触前者这个类型。


在逃亡的过程中,在藏身的贫民区内,赤眼的大恶魔卡隆在单独刺探情报时也听到了这样一个传言,却也只是耸了耸肩,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他决定对诺艾尔隐瞒这个情报,这对于他与她的复仇事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关心的线索,...

【明主】魇

*明智吾郎x主人公(来栖晓)接游戏结局,加一点点私设。

*明智真是。。超级戳!(突然发疯)

我会杀了你。

千千万万遍,他总在重复那样的语句。


音节从咬阖得无比紧密的齿间一点点蹦出来,说话者仿佛期翼于言语也可化作锋利的刀刃,狠狠穿透他对面那所憎恶之人,将他钉入最深层的地狱。啊,将心中早已如岩浆般沸腾翻涌的欲念与憎恶大声说出口是那样畅快美妙,他终于可以完全抛弃那完美侦探的微笑假面,这比从面上鲜血淋漓地扯下人格面具的感觉还要美妙太多——清晰瞧见那人因难以置信而睁大的眼眸之中所映出的面容扭曲的自己。

扣动扳机的手并不会有丝毫动摇,在清除一切在他达成心愿前的阻碍之前。无论对方是...

寒冬中你终将苏醒(上)

冬巡组,安法法安无差。现pa,尚取无性设定。2个脆弱的孩子之间的故事。

I’ll be gone until ……

And you’ll show up again next winner.


法斯法菲莱特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天花板,看不见那苍茫而遥远的天空,闻到的是有点刺鼻的消毒水与酒精混杂的味道,而不是草叶散发出的清爽香气。醒转之前的记忆伴随着意识一同回归,无论法斯究竟想不想,也终究无法永远在美好的梦境里继续逃避等级仅为E的任务却还是再次失败了这一事实。往上扯了扯薄毯想要遮住眼睛再睡过去,却被本就在一旁查看情况的人一把将毯子彻底掀开。

『既...

【月球组】Nightmare

血源pa,克苏鲁体系设定。砍掉了所有没什么用的设定。

越写越黑,非我本愿,真的。

That is not deadwhich can eternal lie

And with strangeaeons even death may die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

在奇妙的万古之中即便死亡亦会消逝。

我们不期待任何救赎。

神已抛弃了我。

Beginning ——不变的只有那始终如一的月。

 

Aechmea,彼时的他是个年轻而野心勃勃的学者,在通读完各种领域的典籍之后,立誓于要为引导人类进化这一事业奉献终生,为此不惜背弃了原子物理等正统科学而踏入神秘学的领域,只因为听...

【血源诅咒】The Doll

格曼 人偶  玛利亚相关  

※激情自嗨一发 想写老猎人们之间的故事。

『啊,善良的猎人……那已经是有些遥远的回忆了。

甚至我想不起,那是否只是出于我的妄自猜测。毕竟我只是个人偶,是被人类所制造出来的东西。

但在我第一次睁开这双眼睛的那个时刻,我似乎曾经……在那个人的眼睛中看见过美丽的星光划过,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个瞬间。

这是否能够证明,我也至少曾,被他所爱呢?』


她听得见自己那始终虚无缥缈,不带着任何一丝感情的声音轻轻地响起,不知是重复了多少次的提问了,她已经不期待得到任何答案。只是这样悄声地低语便无...

1 / 10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