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慎fo。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83】昼与夜

说明:这一篇是百日爷鹤Day.67 倒悬人

        的番外。看今天貌似没人干脆凑个数,如果占了谁的安排致个歉√

       基本上是对设定和两人日常的一些补充和后日谈,顺便最后一直说对不起的那位是原审神者的。。

                                         昼与夜

那一切并非怪谈,也绝非幻像。

只是所有人都被迫忘却了,只有她还记得。

 

夕阳终究落下了,最后一丝光辉也于天际消失殆尽。老妪颤颤巍巍从靠窗的摇椅上想站起来,点燃一根蜡烛用以照明。这一片区域已经被划为城市废弃掉的城区,正常的供电供气早已中断。周围有不少房子都已经彻底拆除了,只留下一片残垣断瓦。

 

一旦太阳落山,就再也没有光了。

 

她已经太老了,深深的皱纹覆盖了整个面容,稀疏的白发如同枯草。那也曾纤细白皙的手指如今青紫色的手筋盘结交错几乎要暴露于皮肤之外,动作已经不利索了,眼睛也看不清了,她颤巍巍去摸那放于熟悉位置的火柴,却半天都没能找到。

“呀,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奶奶。”有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因为实在担心固执要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自家奶奶便索性与老妪住在了一起好有个照应。她坚定地将那老妪扶回了摇椅上,随即划亮了火柴,将周围的蜡烛一一点亮。

 

这片本该完全黑暗下来的区域,终于又有了光。

 

老妪没有回话,只是怔怔转头看向那窗外,唯一和这栋房子一样没有被拆除的建筑。那双本已经干涸的眸子之中,渐渐地明亮柔和了起来,湿润之中仿佛闪烁着和那烛火一样的星光。

年轻的女子知道,每到这个时候,奶奶就像重新焕发出生机的老木一般。可她从来没有问过缘由,包括为何她执意要留在这里的缘由。

“您总是看着这栋房子,究竟是为何呢?”

 

“……”

漫长的沉默过后,女子本以为等不到回答了。然而,摇椅上沉默的老人却,终究还是开口了。

“……这一切总有人是要记得的。”

“他们之间的事情。”

老人的掌心,躺着一只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纸鹤。

 

 

那已经坍塌了一半的大门,曾经有着生机盎然的绿萝缠绕。她曾跌跌撞撞地跟着邻里的孩子们在那狭长的街道上奔跑,玩耍。邻家的奶奶也曾和蔼地抚摩自己的头顶,笑着说自己是其中最乖巧最羞怯的孩子,随后举起拐杖颤颤巍巍跟在笑嘻嘻一把将她扯走同去玩耍的孩子们后面,气急败坏地在后面大喊,“臭小子们,不要老去打扰三日月先生和鹤先生!”

然而孩子们从来都是笑嘻嘻的,从不听奶奶的劝告。

 

那栋房子周围的庭院总是最美的,在明媚的春里紫阳开得嫣然肆意。何况无论他们怎么玩耍,和气的三日月先生总不会说什么,只是眯着眼静静地微笑,挨个抚摩过孩子们的头顶后随即便提着公文包出去工作了。有时倒是会说什么年轻的孩子有活力就是好啊之类她并不是很听得懂意思的话,总觉得他说话的口吻倒不像他外表那样的年轻。

倒是有点像在她和孩子们都很乖的时候,慈祥状态的的邻家奶奶呢。

 

而到了晚上,从那道门里走出的便会是鹤先生了。在他出现时孩子们总会一阵欢呼。一身白色的衣服,半长的细碎发半垂在肩上,金色的眸子之中满是笑意。比起对于他们的胡闹毫不在意的三日月先生,鹤先生本人倒是……更喜欢和他们一起胡闹。

“还真是有点怀念啊,以前和粟田口家的孩子们也是……”有一次他似乎有所感慨,话语没说完却戛然而止,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和孩子们的追逐游戏。

那灵动的身形,就像一只鹤。

 

小小的女孩子,在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一刻,就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那是单纯的孩童的喜欢,在他俯身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笑嘻嘻说新来的小姑娘还真是可爱啊的那一刻。

 

本以为,这样的时光会永远、永远地持续下去。

然而却在不知不觉之间,产生了诡异的变化。

 

明明三日月先生还是那种一贯的和气笑容,狭长的眸中带着温和的笑意,然而能感觉得到的,他身上的气质却一天天都在缓缓发生着改变。诡异冰冷的气息用那温和的笑容已经掩盖不住了,每次被他抚摩头顶时,身体都不由自主地会战栗。

终于有一天,由于太过害怕,他们其中的一个孩子终于忍不住,躲开了那只本想抚摩头顶的手。

那只纤长的手就这么僵硬在半空之中,一瞬间她好像看见三日月先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揉了揉眼睛却发觉并非如此,也许只是个人的幻觉。

但从那一天后,三日月先生再也没有尝试抚摩过谁的头顶,剩下的,只有那温和文雅的笑容了。

 

鹤先生会出门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在有一天晚上和他们一起玩耍时,看向他们其中一个孩子的眼睛里时,那金眸之中的神色仿佛有一瞬间变得严肃,却在下一刻又恢复成平日里的那种嬉笑无忧的表情。她却能感觉到,从那一刻起,鹤先生开始有意和他们这些孩子们保持起一定的距离来。

从那以后经常,等到担心的大人们都出来找他们的时候,也不曾从那一扇门后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了。

 

然而在畏惧三日月先生的情绪越发明显的同时,孩子们开始越发向往和鹤先生一同玩耍的时光来。她敏感的内心之中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还是什么都无法知晓。

毕竟,她也只是个小孩子呵。

 

直到那一天,连续数日在晚上都没有见到鹤先生的孩子们,产生了也许鹤先生现在改为在白天出门的奇怪想法,他们兴冲冲地开始准备起气球彩带等各种东西来,准备给鹤先生一个“大惊喜”。

每个孩子脸上都洋溢着无比兴奋的神情,对于这个计划有着无比高亢的情绪,眸中闪烁着过于异样的神采,却完全忽略了本该知道的,鹤先生只会在夜晚出门的事情。她怯生生地跟在这些孩子的后面,手上只捏着一只花了很多工夫折出来的白色的纸鹤。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更喜欢迎接他的是这洁白的纸鹤吧,她是这么想的。

 

然而从门里出来的却是提着公文包准备去往工作地点的三日月先生。那诡异冰冷的气息从被彩带气球等东西遮蔽的后面透了出来,一瞬间便清醒了在场孩童们被莫名蛊惑了的神志,他们开始浑身颤抖,哪怕三日月先生安抚地摸了摸他们的头顶,表示毫不在意他们的恶作剧,也不敢吭一声。

大家,都忘了要问鹤先生的事情了么?

“那…鹤先生呢?”终究还是她自己怯生生开了口。

 

那只许久不曾抚摩孩童头顶的手突然顿了下来,她看见了那向来带着温和笑意的男子笑容湮灭在她提问的那一瞬间,狭长的眸向下垂着,却难掩那眼眸之中流露出悲伤或者说近乎于绝望的神情。

然而转眸看向自己的三日月先生,却在下一刻便流露出了和往日一样祥和的笑容来。

“找鹤他的话,晚上来成功几率会比较高哦。”

“我会和鹤说你们来找他了的。”

 

明明三日月先生,应该是很难过的吧。为何,还要这么笑着呢。

小小的孩童心中,第一次产生了类似于心如刀割这样的感情。

 

 

那一夜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了鹤先生。

他轻飘飘从树梢上跳下来对着孩子们笑的时候,向上飘动而起的衣袖就像白鹤的双翼一样。

然而那欢脱的笑容却在看到孩子们的样子的那一刻消失了片刻。

忐忑的心情,在一瞬间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掌心的那只纸鹤都几乎被自己攥紧的手给握皱。

在白衣的鹤先生借口要去工作准备离去的时候,一直在踟躇之中的她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抓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为什么在白天总是见不到鹤先生呢?”终于还是开口问出来了,她怯生生盯着那个白衣的年轻人,看着那双澄澈的金眸之中有一瞬间的怔忪,似乎是惊讶于自己为何和周围还尚显神思迷茫的孩子们不同,却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害怕自己的勇气会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她赶忙将自己的手掌打开,那只洁白的纸鹤正乖乖躺在掌心里,虽然变得有些歪歪扭扭了。

“还有……这个…这个送给你。”

 

那双向来澄澈的金眸之中有一瞬间神思惘然,流露出近乎于自嘲的神色。明明平常是那么喜欢笑的人,盯着那洁白的纸鹤的那一刻的笑容却像是强行牵扯出的一般,最后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并没有说什么。

从自己掌心接过那只纸鹤的那只手,居然在微微地颤抖。

 

“……像白鹤一样么。”

“……早就不是了。”

 

低低呢喃出两句轻得几乎听不清的话,她微微睁大了眼,望向微微苦笑着仿佛在嘲讽自己一般的鹤先生,那澄澈的金色的眸中有着悠远的悲伤神色,和白天看到的三日月先生,那一瞬间流露出的神情几乎如出一辙。

不是这样的,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像鹤鸟一般的鹤先生。她在心里暗自重复着这样的话语,小小的孩子不懂怎样才是抚慰人心的方式,也怯于开口,只能默默在心底重复着这样的话语。

“呵,在安慰我么?”头顶却突然传来了温暖的抚摩,她吃惊地几乎说不出话来,却发觉鹤先生只是对着她笑了一下,便扭头又看向了别的地方,目光悠远而宁静。

“只要他能好好地活着,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即使再黑暗也无所谓,因为,他就是我的光呢。”

她顺着鹤先生的目光看了过去,他遥遥注视着的,对着它缓缓露出与往日所不同的平静微笑的,是天边挂着的那一轮月牙儿。很清冷的光。

听奶奶说起过,今夜,貌似是三日月的前一天。

 

“谢谢你。也拜托你。”

明明他已经走远了,但声音却依旧清楚地传到了她的耳畔,带着飘渺虚无的笑意,却是平静的语气。“虽然……只是奢望,但果然我还是希望有人能记得这一切呵。”

 

小小的女孩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迎来了三日月那一夜结束后的第一个白昼。

如同海浪冲刷过刻满痕迹与脚印的沙滩,再没有人记得,那栋房子之中曾经住着谁。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那栋房子一直都空着无人居住,但周围每逢春季便有美丽的紫阳盛放,所以孩子们常常去那里嬉闹玩耍而已。

她口中,那永远一副好脾气模样的三日月先生与和他们曾嬉闹玩耍的鹤先生,都如同她个人的一场漫长的幻梦一般,或者如同泡沫,被人所彻底遗忘。

他们两个人消失得毫无痕迹,没有人记得,身边所有人都在否定她的臆想,她所曾那么珍惜也爱着的一切。

哪怕乖巧如她第一次哭嚎着强调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周围的人也只是投以同情和怜悯的目光。

 

小小的女孩在这栋房子周围游荡着,不顾一切地找寻着他们所留存下来的印迹。

在终于看到了自己那一只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也染上了奇怪的深褐色液体的纸鹤的时候,她抱着那纸鹤,抑制不住地哭泣了起来。

不是梦,那一切,都不是梦。

 

 

只不过,对孩子们永远温柔微笑着的三日月先生,再也不会每天准时提着公文包出门工作了。

只不过,永远笑得那般欢乐任性的鹤先生,再也不会和他们嬉闹玩耍,进行一个个不成功的恶作剧了而已。

 

“虽然……只是奢望,但果然我还是希望有人能记得这一切呵。”是鹤先生的声音。

“我们决不会后悔,即使永不能相见,但至少……有人还会记得。记得我们曾努力保护过的一切。”三日月先生的声音静静地补充,带着平静的笑意。

小小的女孩子也微笑了起来,即使泪水还在不断流淌。

“嗯,一定不会忘记的。”

 

 

 

 

 

 

老妪在那一个安静的夜晚,在叙述完这个故事之后便安详地逝去了。那样心满意足的笑容,仿佛结束了传承的使命一般,那样的安详坦然。

她并没有要求唯一肯陪伴在她身边的孙女记住些什么。

 

所以她也只是静静地听着奶奶口中的故事,全程都没有开口说过什么,只是那双手猛的攥紧,尖利的指甲几乎将掌心戳出血来,也浑然不觉。

只是在静静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她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将那一份写了很久的调查报告撕成了碎片。

摊开了新的空白纸页,她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

“这世间并不存在杀人取其精血只为延长自己存在时间的三日月宗近,”

“也不存在为了违抗政府对自己的回收不惜斩杀多名工作人员的鹤丸国永,”

“只有误以为能保护对方宁愿背负一切罪孽的相爱的两个人而已。”

 

 

又是崭新的一夜。

她捧着花和一只燃着的烛向着那栋空荡荡的房屋走去。却发现有人先其一步。

混杂着那哀哀的哭泣声,似乎一直在呢喃着“对不起”之类的语句。

她自然能猜到那究竟是谁,继承自奶奶的灵力让她能看到更多,却只是默默地先将花和燃着的烛放在了屋前。

“没有必要道歉。”

“直到最后,他们还是很幸福。”

“因为光,就在他们的心中。”

【END】


评论(4)
热度(34)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