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血源诅咒】The Doll

格曼 人偶  玛利亚相关  

※激情自嗨一发 想写老猎人们之间的故事。

『啊,善良的猎人……那已经是有些遥远的回忆了。

甚至我想不起,那是否只是出于我的妄自猜测。毕竟我只是个人偶,是被人类所制造出来的东西。

但在我第一次睁开这双眼睛的那个时刻,我似乎曾经……在那个人的眼睛中看见过美丽的星光划过,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个瞬间。

这是否能够证明,我也至少曾,被他所爱呢?』

 

她听得见自己那始终虚无缥缈,不带着任何一丝感情的声音轻轻地响起,不知是重复了多少次的提问了,她已经不期待得到任何答案。只是这样悄声地低语便无法惊扰到这猎人梦境之中所自成一体的那份宁静肃穆了。格曼不喜欢被打扰,纵然是小憩也时常因梦魇而呓语,她希望至少能尽可能地让他多得到一点安宁。

 

虽然他并不喜欢看见自己。

格曼对新来到这梦境里的猎人们的指导中最后总会加上一句这里的一切都可以尽情使用,包括人偶。敞开着的工坊大门并不会隔音,虽然此刻那年轻的猎人所看见的她,的确只是一只小小的,孤零零放置在花坛上的人偶,但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是否能听见那句带着些许轻蔑意味的话语。

哪怕,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她旋身站了起来,伸手微拉起裙摆检查自己的着装是否洁净整洁,繁复的蕾丝层层叠叠,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荡开。帽檐上长长的随风飘荡起的缎带那样的美丽。

新一轮的工作即将开始了。

 

躯壳与心灵都是虚假的人偶不该去思考那些问题。只是心中沉淀着的那份不知从何而来的沉痛与苦悒让她觉得疲倦,甚至有时会不自觉倚靠着花坛睡去——像个人类一样。只是为何格曼总会避开自己,她总会不自觉去想思索这个问题。新来的那些善良的猎人们在灵视提高之后见到能自如行动的她时总难掩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艳,或者在穿梭于梦境之间时总会忍不住深深地凝视她的面容——这是在被他们其中的几位亲口表达了爱意之后所学习到的新的人类之间才会有的感情。

 

只有他毫不在意。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个瞬间,却看见的是这个苍老的男人眸中闪烁着的点点星光逐渐黯淡,最终彻底消散,仿佛在她获得生命的一瞬间他便已经死去。此后再也不曾和她对视过,哪怕一次。为何偏偏是她的造物主,给予她这个躯体的人,将被无数人爱着的她所抛弃?

甚至不允许她离自己太近。纵然是在噩梦之中呜咽着,不安着,也不允许她靠近,哪怕她只是单纯地想要用言语去安慰他,就像安抚无数猎人在杀戮之中有时感觉到的疲累那样。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拔出自己的那一柄盛名已久的葬送之刃,却是在她因担忧而过来查看情况的初次。明明已是垂垂的老者,却仍有着那样利落的身手与卓然的风采,毫不掩饰自己的那份已经几乎变成惯性反应的杀意。锋利的刀刃转瞬之间便贴近了她的脖颈,他与她的距离极近,却隔着那柄曾斩杀过无数怪物的利刃。她以蓝宝石所精心雕琢出的眼眸仔细望向他,想要看清那双被刻意压低的帽檐所遮盖的眼眸之中,是否还残存有她自有意识时起所迷恋过的那转瞬而逝的星光。

 

怀念的…感情。这到底是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份感情来源于自己,却又不属于自己。胸口处突然传来痛的感觉,让她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无力地如同在现实里只能孤零零坐在角落与尘封已久的尘埃之中的自己,却有另一股力量在支撑着这个躯壳保持着深深凝视眼前这位昔日的第一猎人的姿态,以怀念、甚至爱慕的目光凝视这个男人。可这空荡荡的躯壳之中本该没有心的存在。

 

然而他却向自己这边伸出了手,久违地,或者说在自打拥有意识以来从未记得过格曼有这样对待自己的时候。一瞬间他仿佛不再苍老颓然,眼神温和而怀念,却又满盛着难以置信的光芒。向这边伸出的手无法克制地微微颤抖,眼看着就要抚上她的脸颊,她想要勾起优雅的微笑,就像面对无数造访这里的猎人一样,却又在下一刻决定配合地微微闭上眼睛。

然而那只手却停了下来,在即将触碰到那脸颊的前一刻。昔日的第一猎人只不作声地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坐回了自己的轮椅,一瞬间仿佛舍弃掉了所有往日的荣光与光芒,他又是那个沉溺于悲伤和苦痛之中的老人了,连带着声线也苍老到嘶哑难听。

『你刚刚想要做什么?』

 

『您看起来似乎很痛苦。』她还是一贯地轻声细语,只是掩于袖中的手仍按在胸口处,讶异于方才那种发作起来的本完全不属于自己的情绪。『所以,我想……』

 

『那就祈祷吧,祈祷这该死的噩梦能早点消失。』他有点粗鲁地嘟哝着,悠远的眼神却看向遥远的另一边高处,单独耸立着的墓碑。声音中隐约染上了悲恸。『祈祷她,早日得以安宁。』

 

他摇起了轮椅,吱吱呀呀响起了机械齿轮运转的声音,却是背对着她毫不迟疑地离去。

 

她久久地站在原地,许久之后蹲下身开始采摘起足边那些白色的美丽六瓣花朵,那是将要放于墓碑前的洁净美丽的花朵。在经过信使聚集的水潭边时,她无声地对这些长相可怖却无害的小精灵们露出略显飘渺的笑容以示问好,却也透过那透明的水面静静凝视着自己和格曼口中的那个她无比相似的容颜。

『神不爱自己的造物,为何人也同样地无情?

我始终,也无法成为你。』

 

END


评论
热度(25)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