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竹辉】何处笛音(二)

忠于原设和传记的脑洞。

上一部分
第伍章节不小心爆了字数,保持周更或者一周2更。

解锁新人物——鸟姐√所以加上了我鸟姐的Tag

话说被鸟姐追杀的第一位…嘿嘿其实很好猜的。

求支持求评论~

——————————————————————————————————

    我得承认……自己向来,不擅长应对小孩子。

    “额,那个……嗯……啧,是我不好,不该语气那么凶,你别哭了好不好?”

    听得到自己难得的结结巴巴的声音,我一瞬间简直只想恢复和她用以躲藏身形的竹子一样的原身算了,可这样在她面前岂不是更加丢脸。

    她却仍是不说话,只是沉默着低下头去,稚嫩的肩膀微微起伏,仿佛在竭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糟了,泪水滑落的速度似乎又快了一些,清澈的液体瞬间便将粉色的衣襟晕染成了更深的颜色。

    怎么办,好像哭得更厉害了……我到底该说和做些什么才能不让事情变得更糟?!

    踌躇着走上前去,僵硬着身子半蹲下来,我犹豫了很久才伸出手去,略有些别扭地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发丝的触感比我想象的还要柔软……不对,现在不是该想这个的时候!

    “对不起,别哭了……”看着她的泪水还在源源不断地向下滴落着,心底只觉得更加慌乱,笨拙地去擦拭她的眼泪。

    除了一遍遍地说别哭了,一时间我居然想不到任何言语。

 

    正当我手忙脚乱,绞尽脑汁想要挽回现在这个糟糕的局面的时候,远远地,又有其他式神的气息传了过来。

    糟糕,是姑获鸟!

    那家伙对小孩子最为关怀爱护,要是撞见这样的一幕……大概在庭院中被那柄锋利的伞剑追杀到天涯海角的第二个,就会是我了吧?!

    “额,是我语气太不好,对不起,但求你别哭了……不然你们姑鸟姐姐大概是不会放过我的了……”

    那一直无法抑制住自己情绪的女孩子,居然听了这句话,生生忍住了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用长长的衣袖迅速擦拭着自己的泪水。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姑获鸟素来飒爽的声音已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和怒火在我身后炸响。

    “好你个万年竹,对我们家小辉夜姬做了什么?!”

    “我本来以为你和那个油嘴滑舌的妖狐不一样,是个正经家伙,结果你居然把我们的小公主给弄哭了?!”

 

    “咳,这其实……是个误会。”站起身转过来面对着杀气腾腾的姑获鸟,我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面容,尝试解释,鸟姐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仿佛在说“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懂我现在就要好好清理门户清除毒瘤”,加速向我冲了过来,手中伞剑似是就要挥出!

 

    今夜本就为吹笛而来,并没有带任何武器随身,若要抵挡住赫赫有名的战神全力一击,大概,只能牺牲手中这支陪伴了自己不知多少岁月的竹笛。

    可是,怎么舍得损坏这唯一遗留下来的信物。

    只能微微闭上了眼。

 

    叹了口气,正在我踌躇犹豫之间,鸟姐的伞剑却已经将近到了身前。

然而在下一刻,锋利的剑尖却静止在将要刺到我的那一刻。

 

    我睁开了眼,却发觉一直站在我身后竭力忍着哭泣的粉衣小丫头已不知何时,站在了鸟姐身边,正轻轻拉着她的斗篷和衣角。

    轻轻叫了一声。“鸟姐姐。”很温柔,乖巧的声线,温软到简直惹人怜爱。

 

    随着那一声唤,向来对孩子怀着一颗慈母之心的鸟姐从杀气腾腾的弑神状态,在我的面前,立马融化成了温柔似水的大姐姐,收起了自己手中的伞剑,俯下身爱怜地抚摩那女孩的头顶,“和姐姐说,那个混蛋有没有欺负你?”

 

    她,却只摇了摇头。

    “我之所以哭泣,是被万年竹大人的笛声所触动……大哥哥,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呢。”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露出甜美乖巧的笑容来,“非常感谢您的笛声,这支笛子,一定是您所珍爱之物吧。”

 

    心中蓦然一痛,在袖中指尖扣紧了竹笛。我面上却保持了向来的漠然,轻轻哼了一声,微侧过头去,“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对我而言,您的笛声在我心中的地位,和竹笛在您心里是一样的。”她只是微笑着继续说了下去,我微带诧异地看向她,那明眸之中闪烁的光芒是真实的,只不过,为何明明是保持着乖巧的笑容,那隐隐闪烁的泪光里,却有一丝无法被隐藏的哀伤。

    “鸟姐姐,还有万年竹大人,夜已深,我就先回去歇息了。”粉衣的小女孩有着与她外表并不相符的懂事有礼,向我和姑获鸟恭敬行了一礼之后,便先行回去了。

 

    意外的是,姑获鸟并没有护着她一同回去。

    她只是仍旧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叮嘱她小心一点,便静默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渐渐远去。

    她似乎和我有话要说。

 

    “想不到,小公主居然会给你这么高的评价。”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伞剑已经好好收在了身侧,用一种怀疑复杂的眼神看过来,“要知道,我们家的辉夜姬殿下对于大天狗和博雅大人那被无数人或者式神所赞誉的笛声,都没有给过这么高的赞美。”

    “你们以前……曾经认识么?”

 

    “不,我们未曾相识。”仔细回忆了往昔,我摇了摇头。

下一部分

评论(3)
热度(36)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