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竹辉】何处笛音(一)

忠于原设展开的一些脑洞。看了传记觉得万年竹和辉夜姬这一对真的很萌√

大致想了下大纲大概会是微虐的调子。视角大概会不停变换。

撒糖永远是第一生产力,保持周更√求支持~

——————————————————————————————

今夜,也如期而至。

那样清冷而温柔的笛声。

已经分不清何为现实,何为梦境。

 

每次,当我迈着踉踉跄跄的脚步顺着那笛声找过去的时候,穿过交错生长的竹子,总也找不到那个身影。

即使尽全力向前走着,笛声也会在以为已经接近了些的时候戛然而止。

随后,我便失去了前行的方向。

耳畔,只余下风的轻柔叹息声。

 

 

“哎呀,小姐。您为何流泪了?”

“欸?”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脸颊,才发现沉湎梦境中,不知不觉竟落了泪。

周围都是待我如己出、那么温柔体贴的人,如何能让他们露出那般担忧的目光……连父上大人都闻讯赶来,站在帘幕之后担忧地踱步。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担心。

“在梦中见到了那遥不可及的月光,联想到入眠之前所读的俳句,一时有些感时伤怀……还请你们和父上大人不要担心。”

调整自己的情绪,对身旁忧色依旧的侍女们露出安慰的笑容。

然而遥不可及的,哪里是那一直照耀着自己的月光呢?

 

感受得到父上大人隔着帘幕温柔抚摩自己头顶的那只手所传达过来的温暖。

有这么多温柔的人陪伴在身边。

我呀,并不孤单呢。

 

来到这个地方有多久了呢,自己也并不是很在意。

为的是保护整个平安世界的安全?这样一本正经的官话从召唤自己出现的那位阴阳师口中听见,只觉得无趣。

嘛,算了。只要有这竹笛相伴,何处为家,其实本也就无所谓。

竹,本就是无根之人。

何况这个地方,与自己一样善笛艺的家伙还有几个,偶尔切磋笛技,感觉也是有一种怡然自得的姿态。

下意识地抚摩从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更换过的笛子,竹节处已经磨出了发亮的色泽来。暗自在心底嘲笑自己的愚蠢。明明以前的自己,对使用过的笛子百般挑剔,稍有磨损,便弃之敝屣。

她,已经不在了啊。那个曾缠着自己叫“竹子哥哥”,死缠烂打要自己给她吹笛的人类小丫头。

手指不由自主地扣紧了这支笛子。

人类的生命是多么脆弱短暂呵,如果连自己都忘记了,那短短的几十年光阴中所发生的的事情,还有谁能记得呢?

 

呵,为何伤怀了起来……难道是因为今晚那过于澄澈的月光么?

权当吹给自己听又如何,奏笛又何须懂乐人?

然而,身后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自打自己来到这庭院后,每夜几乎都能感受到那气息。

很明显,与自己一样,同为式神,却为何一直下意识地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

很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接近,仿佛完全不想让我听到一般。

 

和那个叽叽喳喳的丫头完全不同啊。

 

微微叹了一口气。

 

“喂,想听笛何必要一直躲躲藏藏的。”待清楚听到那个家伙已经移动到自认为足够近的位置停了下来,我便停下了手中的曲子,皱眉向那边发出极为小声的声音的地方看去。

 

……又是小孩子?穿着粉色衣裳的小女孩?偷偷藏在一根竹子后面向我这边张望,发现自己竟然被我发现,一瞬间怔怔地站在那里,似是吓得不轻。

 

额……为什么她正在哭?

我…我刚刚是不是太凶了?刚刚的语气和表情,是吓到她了么?

 

居然……居然真的遇到他了!

一瞬间,我只想向神明祷告。感谢祂的垂怜。

不会,不会记错的!只在梦境之中才能依稀重温的笛声,此刻,正在耳畔回响。

那样清冷温柔的笛声,只是,隐隐多了一份悲伤?

天狗大人和博雅大人的笛声也很清越优美,但都不是…都不是我最爱的笛声。

而当终于亲耳再次听到那梦牵魂绕的笛声,心头泛起的却是没由来的胆怯。

 

每一个静谧的夜,在那清冷月光的萦绕下,我终于不用只能在梦中,才能重温那样温柔的笛声。

但却怯于接近,每一夜,都只敢前进那么一小步。

 

今夜的月光分外美丽,也许是受了它的蛊惑,我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着笛声响起所在之处走去,泪水不受自己控制地从脸颊滑落,却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终于,见到将我从深深的沉睡中唤醒的人了。

 

“额,那个……嗯……啧,是我不好,不该语气那么凶,你别哭了好不好?”

欸?

下一部分

评论(8)
热度(59)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