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月球组】For your heart(下)终章

 ※半现pa深井冰文就此完结,因为是结局再毒就真没法he了(笑),所以这章基本就是糖,谢谢各位一直以来关注

上一部分

“对不起,我差点忘了,你不是该吃胡萝卜的吗?”

“……”

 


长久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他不说话,只是面容僵硬地保持着当先的姿势一动不动,有点受不了这样诡异的彼此对视,法斯稍偏移了目光,眼见着艾库美亚握在手中的甜筒已经快要彻底融化,头上那本好好收在发间的耳朵也有再次露出的迹象,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提醒,却又着实怂到不敢。

生气了吗?

 

“法斯法菲莱特,你这顾左右而言他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叫全名了,声调也没有平时那么稳了……果然是生气了。可他又凭什么生气,明明是自己亲口说的只是做戏,而现在身边并没有围观人群。为这样一个可能只是一时情动的吻而动心的话,未来最悲惨的只会是自己。

“好,那我说实话。”深深呼出一口气,法斯亦是皱眉抬起头直视那双仍带着薄怒的狭长眼睛,气势竟丝毫不亚于对方,“刚刚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但在非公众场合,我希望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狭长的眸微微睁大了几分,似乎有点难以置信法斯刚刚说出口的话语,他喃喃重复了一遍,“多余?”

 

“是,多余的事情。反正,你对我也并无感情,又何必做戏?”说着说着便心生出几分怒意与委屈,法斯的话语之中也不由地尖锐了几分,扭过头去不再看向他,“我不需要这种虚假的东西。”

 

“……”许久没有听到回应,想必是被自己就这么点出了真相而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回应的答复来,然而失落的晦暗情绪在心口涌动着,她说不出原因。

却觉察到面颊之上传来轻柔的触感,有人在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擦拭着什么,带着轻柔的怜惜。她有点疑惑地回望过去,打算狠狠推开那只手,却发觉艾库美亚认真注视着他小心触碰着的位置,低声道。

“那么……为什么会哭?”

 

“……唉?”被他提醒才发觉到面颊上早已有泪水落下,自己竟却不知。心情蓦然变得混乱不堪,法斯有点尴尬地想要抬手将泪痕擦去,却被对方反扣住了腕。

“看着我。”他轻声低语,那声音中并没有平日时常带着的压迫感。

 

“……并不是做戏。难道你在宝石之国时,不曾听闻过‘我最爱你的浅薄荷色’这个传言吗?”

“那不是……大家为了让我成为和亲的背锅对象所散播的谣言吗?”法斯猛然睁大了眼睛看向他,却发觉那人向来古井无波的眸中微微漾着一丝笑意。

“是谣言,不过……是我派人去传播的。”他望着因这句话而再次垂下眼睫的法斯,微颤的羽睫似乎正表明出她内心的纠结,却也只是无声地叹息了一会,族人们给的攻略方式再多,眼看着那效果大约也不如直接将真心相付,如果她真的肯听下去。

 

“和我在一起,就这么委屈吗,还是说,你有更加在意的人?”

 

“我……”沉默了许久,一时间完全颠覆自己认识的真相摆在眼前,无法说是能够相信,却也不愿怀疑那眸中难得的真挚神色。法斯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但他在等,很有耐心的模样,目光始终停留在指尖残留着的那一滴泪珠之上,法斯却不知那指尖一直在不易觉察地微微颤抖,期待却也恐惧于她所给出的回答。

 

“王子。”然而有侍从在这不合时宜的场合急匆匆地跑过来,见他们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有些犹豫着不知是否该在这个节骨眼上禀报要事,艾库美亚只顾注视着那片晶莹不语,法斯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转头望向那侍从。

 

“……什么事?”看样子是等不到她的回答了,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对方恭恭敬敬递上来一张字条,艾库美亚本是毫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却在看见内容的下一刻,眼神凌厉如冰。

 

“……?”隐隐有不详的预感,法斯有点疑惑地望向他,却也并没有说些什么。

“呵,你以前的搭档,单枪匹马打上门来了,似乎是不满我们之间的亲事,想要带你回去。”他似乎在微笑,唇线微勾勒出上扬的弧度,瞳仁深处却是没有半点笑意。

 

“烟晶?!怎么会——”

 

“所以,要怎么做?”截断了法斯的话,他只沉声开口,眼眸牢牢锁住紧紧抓住裙摆抿唇不语的法斯,唇失了血色,苍白之余却多了一种脆弱易折的美。

 

许久之后,一直沉默着的法斯默默倚近了他的身旁,宝石之国绝不能再增加新的牺牲者了,不然这份政治联姻的缔结又有何意义。于是她踮起脚尖轻轻将唇贴了上去,他没有拒绝这个第一次的她主动的轻吻,哪怕对方带上了太多复杂的心绪与内情。

那轻微至有些不可闻的声线听起来恍若叹息。

“别杀他。我什么都听你的。”

 

“你在意他吗?”在纤细的手臂勾上他的脖颈之时,他开口发问,怀中之人只是轻轻颤抖,“我也很在意安特库他们。”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眸底微黯,却也只是平静至极地开口继续。

“那么就算是为了他,为了他们,永远留在我身边吧。”

他拥紧了怀中那个在这炎炎夏日之中,却似乎失去了一切温度与活力的身体。

 

 

族人们认为,他们发挥人民群众的集体智慧给王子出的主意定然是真的奏效了,自蜜月旅行回来,两人之间似乎开始走向真正意义上的情投意合。相互之间时常的深情对视与微笑,在花树下被偷拍到的深情拥吻……都无一例外地表明自家王子是终于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了,实在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情,一时间酒馆的营销业绩也提高了不少,皆是出于真心祝福的缘故。

并未有人会注意到亦是夜夜有酒送入大殿之内,毕竟操办此事的仅仅只有一人——王子最忠实的亲信塞米。他知道是王子不愿让族人们再为自己的情感问题担忧所以刻意隐瞒了真相,但夜夜看他在处理完日常事务之后饮酒,不胜的酒力让他往往只几杯过后便会醉倒在公文堆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忧。然而王子甚至下了命令,此事甚至不允许让法斯所知晓。

 

夜夜如此,许久以往下来,艾库美亚的酒量竟是比往昔要提高了不少,可是他仍旧会喝到直接醉过去,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度过那无所期待的漫漫长夜。

 

塞米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在见他枕着批示完的文件沉沉睡去之后才收拾了酒盏酒器,打算退出去,却在轻轻阖上门时吓了一大跳,法斯一袭白裙正站在门前,似乎已是等待了很久很久的样子。

 

“不用觉得吃惊,我其实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了。”不等塞米结结巴巴的“法斯大人”说完,法斯便低声开口,眼眸仿佛透过那扇紧闭的门,望向那门后的人许久,才转移目光至塞米手中捧着的酒器酒杯。

 

“……他这样,多久了?”

“自旅行之后就是这样。”

“……明明不能喝,真是的。为什么要这样做?”语调中带着埋怨,却也隐藏着一份也许她自己也未能觉察到的担忧和关心。自打旅行归来,就再也极少能见到艾库美亚,他似乎很忙很忙,或者说,是强迫自己忙起来的样子。可是……这就是他想要的,在那天他口中所说的“留在他身边”吗?

 

瞧见了她眼眸之中隐含着的淡淡忧伤,塞米终于下定了决心,哪怕这是违背王子的命令。

“法斯大人,王子他是真的喜欢你。”

此话一出,法斯却是低垂了眼睛,只纤长羽睫微微颤抖,却没有说些什么。

“您不曾知晓的,王子在知道金刚同意你们的亲事时是有多高兴,他那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那一日却是笑得那么开心!而且,在蜜月旅行时,王子他本想告诉你他已开始着手将你的同伴们逐一送回国去,但是……到底你们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呢?”

“烟晶也早就释放回去了,王子他是真心希望你能愿意留在他身边的!”

 

“……”猛然抬起头,法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东西,然而塞米眼中,并无一丝虚假,他所言的一切,大体上也不是什么可以撒谎掩盖的东西。

所以……一直以来他所想要传达给自己的感情,其实是真的吗?

有水色微微凝聚在有点发红的眼眶之中,抽了抽鼻子,法斯低声咒骂了一句,“这个笨蛋。”随后便在塞米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一脚将那扇紧闭的门给踹开!

 

法斯大人还真是……少女生猛啊。虽然随后她便有点吃痛地揉了揉脚腕处,却也还是昂头挺胸大步跨进了房间,并随手带上了门。看着法斯大人这气冲冲的架势,是要家暴的节奏吗?塞米想了想,为了不殃及到自己这条池鱼,还是先行遁了比较好,虽然听墙角的诱惑力也很大,但还是保住命要紧。

 

一室馥郁的酒香,虽有些浓烈却也不至于刺鼻,让她想起来到这里的那一日,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扑天涌入的玫瑰花瓣所带来的洌香。那人就沉沉睡在摊开的文件上,法斯走过去,想了想还是有些坏心眼地拽了拽他的兔耳朵,哪怕已经近乎完美地隐藏在发丝之中了。

 

皱了皱眉,艾库美亚紧锁着眉头醒来,发现是法斯,眼神便立刻不易察觉地变了变,本想冷淡地说一声你怎么来了,对方却没给他机会,弯下身便吻了上去,颇有点发狠的架势,他恍惚间怔住,还以为自己是做梦,但在本该受自己所控的梦里为啥法斯还这么地凶?

 

“你是笨蛋吗?明明把大家都放回去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我还以为……”法斯急急地开口,又急又怒的样子,然而话语却在他再次轻抚自己的面颊时戛然而止。

“你又哭了……这一回,又是为了谁呢?”他极轻声地喃喃,视线却低垂着微微苦笑,“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你留下来的手段了,既然你已经知道。”

他早知道无法隐瞒,或者说其实他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希望法斯能是自愿留在他身边,而并不是出于威胁或是胁迫。那只会离她的真心越来越远。若是她所在意的另有其人,那他也愿在这种种努力之后放手,毕竟爱,本该是一种成全。

“你可以回去,和你所在意的人在一起。”

他微微阖上了双眸,压抑住自己不断泛起的痛楚。

 

 

 

“是我自己要嫁过来的吧?”法斯突然没头没脑地丢过来一句话,他怔了一下,睁开眼睛迟疑了一会。

“是。”

“你也答应了这门亲事对吧?”

“……是。”

“是你在刚见面那一天就突然亲了我吧?自然还有在海滩那次……嗯对,后来我还亲吻了你。”

“……嗯。”

“所以艾库美亚先生,”法斯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才一股脑地说了下去,“很多事情做都做了,你不该对我负责吗?”

“欸……?”

这意想不到的转折让他不禁有点瞠目结舌,却在望见法斯泛着温柔水色的眸与泛红的脸颊时无法再继续说下去。如果到这一刻他还意识不到法斯话语之中的意思,那他只能是被酒精烧坏脑子了,只不过,实在是有点难以置信。

 

“到底该说你是最聪明的兔子呢,还是最笨的兔子呢?”法斯故意叹了一口气,挑剔地打量了仍在发呆的他一番,眼眸中泛起狡黠的光芒来,“虽然坏得要死,还各种拿被我当成亲人一样的兄弟姐妹们来威胁我那么久………但…谁让你这么好看呢?”

 

“所以,你的心是……”他微笑着喃喃,发自真心的笑容是那样温柔,法斯索性抓住他的手贴近了心口处,让他感受到那一阵阵的律动,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它一直都属于你。”

 

END


评论(13)
热度(71)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