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慎fo。

【月球组】For your heart(中)

政治联姻背景的半现pa深井冰文注意避毒!!!!

※控制不住,越来越长。上一部分


“艾库美亚大人,我是来自宝石之国的法斯法菲莱特,也就是您未来的联姻对象。”

声线轻而缓,不带什么感情,那是流于表面的客套性话语。他蹙眉看向一旁一脸抱歉模样的塞米,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俩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连自己视为禁忌的名字都告诉了她。随着必要的外交令词说完之后,法斯终于缓缓抬起了眼睛,那深青色的眸中准确地映出了他的身形,他正兀自忐忑着要说些什么好,对方却难以抑制地笑了起来,并且竟然不是那种客套的礼节性的微笑。

“噗,原来我真的嫁给了兔子精啊。”

 

特意清理出来的空场地竟会有回音产生,尾音的那几个字就那么一遍遍地回响在在场每个人的耳畔。塞米十分绝望地扶住了额头,而某人刚伸出去的想要扶住新娘的手就这么突兀地僵硬在半空之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怕这个时候全场突然安静,然而全场偏偏就在法斯的那句话之后完全静了下来,保持静止不动的月人们静若石雕,或者说第一反应是为了保全自家王子的面子想要装作“我们全是石头我们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模样,却忘了最佳的化解尴尬的方式应该是立即奏乐掩盖住那个绵长不绝的回音。然而法斯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气氛的不对,仍是笑得无比灿烂。还忙不迭地左右打量了一圈周围月人的模样,点了点头得出了进一步的结论,歪着头对面部表情已僵硬至极的他笑吟吟开口,

“原来你们国家是以耳朵的长度来决定领导人的吗?呀呀,还真是特别啊。”

“……”笑容彻底消失,不,笑容从未存在。

 

“法斯大人……”塞米急得想要悄悄在一旁提醒,他已经注意到自家王子的耐力已经逼近了极限值,紧绷着的冷淡表情眼看着就要到达崩坏碎裂的极限,为了花尽心思准备的婚礼现场的安全,以及周围建筑物的安全性考虑(王子生气可是会融化墙壁的),如果不是出于对失礼的担忧以及还记着刚刚殿下的那一记犀利的眼刀,他真想立刻捂住法斯大人的嘴让她不要再说了。

 

“艾——”在法斯还兴致勃勃想要说什么之前,却被一个轻描淡写的吻封住了之后的话语,随后便立刻轻轻移开。周围传来了一阵抽气的声音。她难以置信地怔住,碰了碰自己的唇,仿佛完全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居然就这么被亲了。然而立马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的人面上的微笑似乎有点勉强加危险——

“关于我的事情,我们私下再讨论好么,夫人——”故意拉长了尾音,笑容并无法掩盖那一身没有降下来丝毫的煞气,塞米想着果然还是通知周围的居民及时避难比较好,一场小规模的拆楼爆破工程恐怕已在所难免,然而当他火速通过通讯器传递完避难预警之后,事情居然又发生了新的转机。

 

“不要,我要说完。”被回绝地无比干脆利落,法斯用力推了推紧抱着自己的人的胸膛,见对方已经是坚决不会放她下来的架势也只能作罢,但还是托着腮以一种挑剔性的眼光端详了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压低下来的声音有点难以察觉的不自然。“但艾库美亚你……也是最好看的兔子啦。”

“当然,虽然没有我好看。”飞快地补充了一句,法斯作势捧住了自己的脸颊做自我陶醉状,然而那微红的脸颊却已暴露了些什么。

 

周围围观的月人们皆目瞪口呆地看见王子身上的煞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殆尽,甚至连脚步都轻快了起来,却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在那两三句话的工夫里到底又发生了什么。胖乎乎的塞米将军一直保持着嘴大张成O形的状态,只有通讯器那头完全不了解现场情况一头雾水的联络员仍在恪尽职守。

 

“将军,将军,请回话,楼还炸吗?”

 

 

视角转回了这边,总算是暂时摆脱了众人视线,法斯几次三番地表示想要下来自己走,对方却只是直视着前方道路,并不回应。法斯无奈,只能小声埋怨了起来,“说好的政治联姻,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按正常发展来说,顶多我们俩只会在迎亲现场匆匆瞥见对方一眼,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然后我在异国他乡饱受欺凌苦守寒窑艰难求生的吗?”上来就亲是几个意思啊?最后一句她没有好意思说出口,或许还有隐约不愿知晓真正答案的缘故。

 

……她都是在哪里看的这些东西?唇角微微抽搐,他暗自腹诽,但还是停下了脚步微蹙眉以仍然冷淡的声线开口问,

“……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

 

“……啥?”

“……。你们老师的书信里可是写得很清楚,你在他面前对我表达了整整2个小时的倾慕之情。”

此时,在艾库美亚回执询问为何他会同意这门婚事时,想了想还是没有告知当事人事实真相的金刚老师突然在遥远的彼方感到一阵刻骨的寒意。

 

“那个是……”

“我很期待,等会当面听一次你当时说的话语。”无视法斯仿佛被雷劈过的表情,他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地开口,是不容反驳的口吻,看起来竟有几分危险,迫于威势之下的法斯只能低了头不作声,明明是情话可从这样冷淡又没什么表情的他口中说出来,看起来仍旧只是场面上的逢场作戏,然而这不是重点,现在的燃眉之急是——

法斯法菲莱特,已经完全忘了当时强记的那一大串台词都是些什么了。

 

 

月人的酒吧总会十分热闹,可能是大家们活得太久了都会希望来些剧烈的刺激来复苏自己有点麻木掉的神经。然而,在新的一位客人出现在门口时,全场却变得突然安静,酒保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恭敬问这位客人想要点些什么。也难怪他们是这样的反应,王子在总算如愿以偿之后的第二天,竟会出现在酒馆里,并点了最烈的酒,然后与平常无异一般一杯便被彻底放倒,这显然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往往这种情况只出现在他们花尽心思抓来了邻国的人质并以此为要挟而依旧被金刚断然拒绝亲事之后。他有点衣衫不整的倦怠样子,连领带都没有系正,但那冷淡的面色一如往昔,甚至比平日更加冷淡,这显然不像是昨夜纵欲过度造成的,而像是——心累,心真的很累。

 

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无妨,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在法斯结结巴巴背了几分钟便选择放弃和他道明真相之后,他虽然心中有点黯然,却也只是交握着双手保持镇定。“也不是没有过先例,纵使是政治联姻,也并不是——”

“不用不用,我一点也不介意。”话语没有说完,便被法斯挥挥手表示不需要他这么费心。“我看月人小姐姐们都很漂亮啊,嗯对,一开始站在你身后右边数第三个的那个就挺不错的,你可以考虑考……”

“嘭”的一声,因巨响而被迫在说得正起劲时停下来的法斯,艰难转身看了眼身侧被打得凹陷进去布满裂纹的墙壁,果断选择了不再说话,却也不想和那双眼睛对视。然而,却被人用力抬起了颌。

 

“你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不正是因为自我认知十分清楚,所以我才这么说的吗?你应该夸我大度懂事才对啊。”对方显然十分委屈。

 

“……”

“可你不是觉得,自己才是最好看的吗?”

 

“啊,你居然也这么觉得吗?!”显然完全没有get到艾库美亚话语中隐含着的真正重点,看着一秒变成星星眼捧着脸颊自我陶醉的法斯,某人显然觉得这样的对话进行下去,会越来越不随他的预先想法发展下去,不得已只能轻咳一声使出杀手锏——

 

“你不想让我把你的那几位兄弟姐妹送回去了?”

 

“……想你就会答应了吗?”简直要惊讶于她变脸的速度之快,却又被那深青色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讽刺与凌厉亮色所吸引。无视他眸中闪过的一丝惊艳,法斯耸了耸肩继续说,“我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这次联姻如果能够保全宝石之国剩余的大家们就已经觉得足够了。”

 

“但是,我的确弄不明白的事情是有那么一件——”

“你们月人这边明明早就进入小康社会走向共同富裕了啊,为何还要跑到我们这边抓人?”

“……因为,还不够。还不够得到我所想要的。”

“所以,你会同意就此停手与我们握手言和走向和平,我已经很知足了。这叫知足常乐。”好像明白了一切,却其实什么都没明白的法斯有点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爽快地微笑了起来,“或许不久的将来,作为两国和平相处开端的友好使者,我们还能成为朋友呢。”

 

朋友……?这是被发卡了?法斯无法理解刚刚还气势很足的月人王子突然有些頽了下来,就连头上那一对耳朵都有点耷拉了的原因是为何,仍然保持着灿烂微笑的模样。

“你真的不是故意——不,算了。”觉得再这么说下去的自己简直愚蠢,艾库美亚挥了挥手,勉强平静道,“我还有些事要先处理。”在离去前,他想了想解下了随身的剑递给了对方,随后便转身想要离开。

 

这是要做什么?言语不和所以要我自裁以死谢罪的节奏吗?法斯的额前微微露出冷汗,接过后便用锋利的剑刃在自己脖颈处比划,意外的,还挺顺手?好在艾库美亚在离开之前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回头看去时不禁再次嘴角抽搐,轻咳一声解释道,“那是送给你用来防身的。”

 

“就算你想强行做些什么我也不会这么粗暴回击你的,放心好了。”拍拍胸脯,那人小心收好剑,一字一句认真保证。

“……”

 

“王子王子,是觉得磷叶石不够好吗?”传来七嘴八舌的问话。

“不,可能她……在某些意识上实在缺乏自觉性。”想想永远被法斯带跑了的话题,他淡定总结。

回忆彻底结束,趁着还有几分醉意,他抬眸有点茫然地回顾四周,见左右满满的都是八卦的眼神(毕竟已经不需要再次战斗的月人们实在是闲了,太闲了),也只能不避讳地沉声问了句,“有谁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的吗?”

他决定寄最后的希望于,人民群众的集体智慧。

 

 

法斯本以为,自打那一天之后,她的生活会风平浪静。

并不是听不出艾库美亚话语中的意思,只是完全没法相信。毕竟在自己长久的印象里,月人王子老谋深算,心狠手辣,她还记得自家兄长姐妹他们被无情带走时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和战斗时不知哪一天便会被带走的惶恐不安。所以就算怀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主动选择去面对这位敌方的最高领导者,出嫁时在心中徘徊的也是紧张和警惕高于一切感情。甚至于,她偷偷在更换婚纱的时候于腿根处捆上了小匕首,为了可能在最后关头的搏命一击,或者为了最后的尊严之类的理由自裁使用。

 

但显然,好像一切也不像自己所预想的那样发展的说。

意外的那家伙是真的有点好看啊,颜控表示简直把持不住啊。法斯后悔没有在金刚老师时好好学习,至少也该背熟清心咒,这样也不至于在他认真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只能在心中默念淡定淡定,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刻意将话题误导至其他方向,她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爱不起。

是被那好看的眉眼给迷惑了吗?那话语背后的含义是不是出于自己自作多情式的解读?他那样的人在说话时会带上多少真心还真是非常难说的事情啊,何况这还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但,莫名其妙得很开心,被在意被在乎的感觉还真是美好,甚至在一个人的时候稍稍回想起一点都会笑。

 

法斯法菲莱特,不要被美色所迷惑,你要冷静。意识到这是自己这三天的第二十三次傻笑之后,法斯终于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却意外地在响亮的巴掌声过后听见了其他声音。

“……你在做什么?”

 

刚刚回想中的主角就倚靠着门而立,有点疑惑地皱着眉看过来,和三天前唯一的区别是,耳朵不见了,大概是强行压下来藏在了头发里。法斯怔住揉了揉眼睛,她本以为在发完朋友卡之后艾库美亚应该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了,结果,眼前这个居然不是幻觉?

 

“……打蚊子。”她刚说完就开始庆幸幸好现在是夏季,不然可能会发展为冬天为什么会有蚊子存在这种荒谬的话题,“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对方的目光里仍然存在着一点疑惑,但注视了她一会儿过后还是决定不刨根问底,毕竟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被法斯注视着果然还是有点紧张,艾库美亚尽量保持着一贯的平静声线开口道。

“国会已经批准下来了,接下来会在南国度过我们的蜜月期。”

tbc.

攻心计划正式开始(不是。)


评论(10)
热度(119)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