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同归(中)

※月人王子x法斯,2017最后一天,祝各位从明天开始又是崭新的开始。

※考试周临近所以暂时一切停更见谅,仅剩的这部分存稿在考后会合并整理

同归(上)

 

“……刚刚你,见到了青金石对吧。”撑着颇为沉重的脑袋,法斯有点疲惫地开口,在发觉回到了那片意识之海而向来会在这时候出现与他对话的青金石不见了踪影的时候,便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不安定的、渴望着一切新鲜事物与变革的家伙纵使只剩下内容物里残留的信息,也绝不会那么心甘情愿一直被关在这里。

“她和你的感觉很不一样。”艾库美亚只简短地表示了肯定。

你舍不得碾碎的,在这漫长到看不见尽头的重复时光之中,唯一让这一日日只能令人发狂的重复时光变得有所不同的存在。青金石只用眼神说出的话语他自然能够体会得到,却也不得不承认,被人,不被一个宝石的亡灵所看透,是一件不让人那么愉快的事情。

 

“艾库美亚?”不懂为何对方陷入了沉思。

“……你明明应该知道,我不喜欢被直呼名字。”猛然从沉思中惊醒,他皱着眉抬手扶住眉心处回答,虽然也不指望对方下一次不会再这么喊,但还是条件反射似的重复。“塞米应该是在告诉你名字的同时也说明了这件事的。”

“是么?”法斯仍是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看起来似乎是听进去了,实质上却并不会改口。“可被赐予的名字,本就是为了被所唤而存在的。这世上并没有无意义的存在着的东西。”

 

“安慰?”意识到法斯话语里的含义不仅仅只意在名字所存在的意义之上,那注视着磷叶石的双眸中,极深的倦怠与忧郁便并未隐藏。与尚还尝试着让自己表现得快乐的族人所不同,艾库美亚几乎连微笑都很少流露,除了在礼节性地欢迎来到月球的宝石们的时候。

“连族人都能看的出的你的脆弱,我以为提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合金塑成的手臂倚着桌角稳稳托住了那个一直觉得有些沉重的脑袋,法斯定定地望向了那一双狭长的稍垂下注视着面前餐盘的眼眸中,轻声试着提问。

“你希望我,变成人类?”

 

那又开始切割食物的手停顿了流畅的动作,他轻而缓地抬眸注视着托着腮往他这边看的磷叶石,随后稍移开了目光。果然青金石的最后几句话,并不止是说给他听,也有意让法斯得以知晓,真是狡猾的家伙,虽然只是残魄。但他还是思忖过后开口说道:“如果那机器可以正常运作的话……”

我并不希望有这样的一天。这后半句话被他止封于唇齿之内,说出来也并没有任何意义,对方也拥有智慧,自然早已能判断或者预感到这会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作为复原其他被碎成粉末的宝石的代价,和要让他们重归虚无的条件,法斯法菲莱特会毫无所谓地做出这样的选择,亦是在自己的预判之中。

 

“成为人类吗?”并不关心话说到一半便停顿下来的对方,法斯自顾自地开口,“应当也没有什么不好吧,若我成为人类,就可以为你们所祈祷。老师也无需工作,同伴们也再不会消减……听起来,真是个合理到无法辩驳的选择,怎么看,都只有好处,不是吗。”

“艾库美亚?”没有听到回应,法斯习惯性喊了那人的名字后才反应过来前一次他才表达过对自己直呼其名的不满,想要试着像帕帕拉恰一样随即道歉。

然而对方仿佛因为在思考别的事情而忽略了这个他平时看得极为重要的地方,连习惯性地“能不这么叫我吗”之类的话语都不曾说。

 

 

“人类……太过脆弱,生命也极为短暂。”再一次的语焉不详,着实不像他平时仅仅几句便会将问题阐释得清清楚楚的风格。法斯疑惑地望了他一眼,对方却只稍稍抬手托住了额头,语调低沉。“……有些倦了,到此为止吧。”

『期待你的下次行动』奇怪,在那样的情景下能毫不犹豫说出对于自己和族人来说最有利处的话语,此刻却有些隐隐的后悔。兴许是受了那愉悦微笑着点出尖锐的本心矛盾的青金石的言语的影响。

为了被自己所带来月球上的同伴,在无法顺利让被他们所称为老师的机器运转起来的对方,毫不在意自己的未来又会是如何。无意识地追求自我毁灭的身影,竟会如此的美丽。他不愿再让自己的视线随之迁移,便站起了身来。

 

 

“成为人类的话,就可以知道老师隐瞒真相的原因了吧。”将脑袋搁在桌上,稍微减轻下自打青金石从中而出之后便开始过热运转的头脑的负荷,艾库美亚顿足回望时,那近乎于瘫成一滩流动合金的磷叶石只低垂下眼睫朝向这边,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却又像是在说给他听。但也没想到已经决定要离去的他会回头,于是变幻出一只手臂向他慢悠悠地挥手作别。

“那个不修边幅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的,艾库美亚。”既然对方回过头来,法斯想了想便补充了一句,怕对方听不懂一般还在头上用流动的合金化出了那对如兔子一般的耳朵,稍稍摇晃了几下。

难得的属于法斯的微笑流露在那宝石人的面孔之上,甚至带了些许调侃和俏皮意味。

 

双重暴击,被叫了令自己感到羞耻的名字,又提到了那天无意间被撞见的形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对于他的弱点还真是运用到了极致。艾库美亚突然有些明白为何族人们会试图警告法斯不要欺负自己。

他们的预感和作为旁观者的感受和意见,其实完全没有问题。

用了数万年的时间,尚没有等到化作虚无的方式或手段,却等到了自己的——

克星。

tbc.


评论(26)
热度(150)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