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慎fo。

Recur·故人归(上)

*第三单元,伊达组部分。

* 除三日鹤以外 皆按照本身历史或者游戏设定上的联系做些深入探讨。

*相信我,这章的风格会异常欢脱。

Recur 序章       Recur •君ノ声(下)

Recur · 鸦の魇(下)

Recur·故人归

「没有下一次了,这是最初也最后的离别。」

无论多么漫长的梦魇也总会有尽头。

 

他猛地坐了起来,银白色的细碎额发上沾染了细密的汗珠,呼吸并不平顺,金色的眸不确定地四下游移了几圈,发觉到自己已经回到了那个初次醒来的房间,有些许的迟疑。与岩融那近乎于惨烈的一战,胸前横贯的伤口已经没了半点痕迹,鹤丸试着动了动手臂,连细小的刺痛感都没有残余,仿佛之前在那鸦羽所编织的魇之中所经历的一切实际上也只是一场梦罢了似的。

还是说……现在的自己,才是身处梦里?

 

“醒了?”那如今已经变得无比熟悉的声音在身后轻轻响起,惯常的温和语调,他转身回望,那身着藏蓝色狩衣的人仍如初见般一样,倚靠着低矮的案几而坐,抬袖掩唇微笑着。那身后的刀架上,有些是空着的,有些已经被安放上回收回来的刀剑了。

想起其中的有些是出于自己之手回归的,就总有些黯色的情绪沉浮。鹤丸不再望向那边,只是沉着嗓音问,“……怎么会回到这里?”

“也许你并未发觉,其实已昏沉睡了将近三昼夜了。”见鹤丸有些惊诧地再次看向自己,三日月只唇角弧度加深了几分,“…为了将你搬回去,我这身老筋骨可差点折断了……你在他们那里到底吃了多少丸子?”

 

有意让话题变得轻松起来,果不其然,本有些怔忪的鹤丸一愣,连面颊似乎都迅速升温至近乎于点燃的热度,下意识反击了回去,“谁才吃了很多啊……”

见自己过于认真了的态度不过是让那人笑意更深,鹤丸才发觉到对方不过只是打趣开了个玩笑而已,然而脸上的烫意却一时半刻无法消弭……他心绪有些波动,却突然意识到——

三日月一路上若是并未跟从他一同前往,那么他又是如何对岩融今剑的事情那么了解的?

了解到,好像之前所发生的这近乎于不可思议的一切,都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内一般。

 

他稍顿了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可能是多想了,但那双相对而言有些过于冰冷的手的触感却总也挥至不去。两人都突然止住了话语时,气氛凝固得有些微妙。他想着要不要找些什么话题先开口,却在他想到什么之前先听到了三日月的声音。

是稍有些迟疑的口气。“现在……还像之前那样想着立刻返回刀身吗?”询问这个问题时的三日月,目光却并没有看向鹤丸,而是流转在那些刀架之上,毫无焦距亦毫无目的性地来回徘徊着,眸底的那一弯月如水面上映衬的那一轮模糊的月影,深黯而不明晰。

 

白衣的付丧神身形只是轻微地一颤,三日月总会试探性地询问这个方面,上次就隐晦地发问过,此番却是第一次如此直白而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疑问。他却仍只是沉默,故意用轻松的语气问,“既然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的目标是谁?”

 

“……”仅仅片刻的沉默,对于自己没有得到问题的答案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情绪,三日月只是温和地微笑了起来,“呵呵……是你的故人们哦。”

 

光忠他们吗……突然想起在他第一个开口说自己愿返回刀身时,那位曾同在伊达家待过的故交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似乎是还试图劝说自己再考虑考虑的样子……既是如此,那他们没有返回刀身也是必然的了。鹤丸只微点了点头,思绪还沉浸在回忆里,发觉三日月说完之后只是微笑着看向他,丝毫没有准备起身的样子,有些无语地问道,“……还是我去?别忘了上一次,你在岩融今剑面前可都不愿意露面啊。”

 

“但是,你也想见他们的吧。”三日月只微微一笑,迅速点出了他内心深处不愿承认的事实,那双狭长的眸又呈现出一副能看透一切似的形容来了。

“……”他无法反驳,只是走上前来径直取了三日月放置在身侧的茶盏呷了一口,声音闷闷,“地址。”

 

“啊……我记得应该是在这个位置……”指了全息成影的地图上的一处,鹤丸顺着他指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酒吧?”

 

“……顺带一提,这其实可以说相当于是一家牛郎店哦。”

“噗——”意料之中的,喝进去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三日月早有准备,迅速闪避速度如电,展现出完全不是他自称的老年人的矫健身姿。当然,那样现代的词汇从他口中说出来造成的冲击也是不小。鹤丸有些结结巴巴地重复了一句,澄澈的金眸之中仍是一副受了极大惊吓的表情,“……牛郎店?”

 

三日月是绝不会说谎的……至少在这一点上。那么,难道是真的吗?

 

 

 

经典的爵士乐配合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烘托出一种别样的繁靡气氛。吧台旁并没有坐着什么人,现在距离正式开张倒还有些时候。因此,吧台旁那一身西装笔挺的男子聚精会神于调配面前这一杯酒上。上好的龙舌兰与用今晨才送到的新鲜的柠檬和香橙榨出来的果汁早已准备妥当,按比例取出应有的分量之后,他麻利从一侧的冰柜中取出冰块将三者相混合倒入摇杯之中,用力摇匀。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已是无比的熟稔,一看便是老手。

待彻底摇匀之后,他将混合过后的酒液倒入了长饮杯之中,随后从身后的瓶盏中取出必得利石榴汁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加入,那本呈现出深橘红的酒液逐渐渲染出奇妙无比的金红色,呈现出如朝阳将升起时的瑰丽色彩。他很满意自己调配出的这种效果,未曾隐于眼罩之下的一只金眸中流露出满意神色来,打了一个响指。稍作搅拌之后,他将特制的小小阳伞插在了杯沿处,搭配上新鲜的柠檬片和樱桃,无比好看。

此为名为TequilaSunrise(龙舌兰日出)的经典鸡尾酒品,也是光忠在调配尝试过各种酒品之后所最钟爱的一种。金瞳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十足的果香搭配上烈酒的美妙滋味,让它并非只是好看那么简单。

背景音乐已由jazz转为了蓝调,向来精心擦拭过的锃亮的皮鞋伴随着悠扬的旋律打着节拍,距离正式开张时间已经不算很多,这一杯他打算自己享用,顺带着想着在什么时候叫后间里的两位上工了。

 

听见门口五彩的珠帘有被撩动发出的声响,本来一脸悠哉的光忠迅速回复成干练的模样,露出了可谓之招牌式的礼节性微笑,理了理自己本就一丝不苟的领带,利落地开始收拾起吧台上的调酒器皿,“欢迎光临,今日小姐想要喝点……?”

 

精确地算好了时间,在客人应当走到吧台前时转身露出微笑,然而他这一次却失了手,那本该径直走到吧台前的“客人”在探头进来之后便没了动作。笑容僵硬在一半处,在意识到来者是谁之后,那流于形式的微笑变得爽朗起来,带入了真实的感情。打开了隔板,从吧台后方走了出来。

 

这所谓的“客人”自然是鹤丸。由于纠结在这家店的性质上,他虽然拉开了那有些浮夸的门帘,看见了正专注于调酒的光忠,却一时不敢进去。直到对方察觉到了自己,露出了那份熟悉的笑容,心里的忐忑才稍稍缓解了几分,伸手招呼,“哟。”

 

“回来就好。”光忠只径直走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拍了拍他的肩。这也许正是多年的故交特有的默契和体谅,不会疑惑地询问对方之前在哪,都干了些什么,为何现在又突然回来了之类的问题,只是能不期而遇,再次遇见故人,就足以庆幸。

 

“……还真是让我好找。”以同样的力度回应对方的这个拥抱,与对方同样颜色的金瞳之中流露出暖意,“反复核对了地址后才敢确定……为何你们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啊。”

 

“……来不及了,一会儿说。”将方才调制好的那一杯TequilaSunrise递给了鹤丸,光忠按响了手边的两个响铃,“尝一尝,这可是我现在最拿手的作品。”

尚未反应过来光忠这句话的意思,鹤丸只是下意识接过,稍举起手来拿起这杯酒,旋转着杯子望着那渐变的美丽色彩出神。试着饮了一口,那辛辣而带着些许果香的口感非常棒,让他不由地想要开口夸赞,却在之前被打断。突然从门口响起的嘈杂声响让他不由地吓了一大跳,却不等自己回头看发生了什么,周围已经被兴奋的女士们所淹没。

 

这是……什么速度?!方才光忠按响的铃声他大概了解,应该是开业的信号,但……居然,人气这么高的吗?!

 

“老板,我要一杯……”各种点单的声音此起彼伏,在这样多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时候,光忠却仍不显得慌乱,只是微笑地点着头,逐一记下客人们所需的酒品,并让她们一一先去位上坐好,一会儿便会有服务生送到。

 

“……老板?”等点单的客人稍微少了些,鹤丸迟疑着询问。光忠忙碌于手上的调制工作,却也不慌不忙地点头回应,“嗯,我盘下了这家店。”

 

“……真是难以置信。”鹤丸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旋转杯子望着那瑰丽如日升色彩的酒液。

“在本丸里的时候不是也尝试过?……总觉得还蛮合适的。”【详见花丸某一集】光忠笑着回应,“何况,借此机会也可以精炼另一种意义上的厨艺。”

已有几杯酒品已经完成了,在这短短说话的间隙。光忠摇了摇靠内侧的一个小铃铛,将酒杯小心放置于托盘之上。随之从内间走出来的人,制服笔挺,一看就是被烫熨良好的衬衣马甲,却在与鹤丸对视的那一刻,怔怔出神了片刻,随即又飞快地扭过头去,哼了一声,肤色有些偏黑的面颊上却微微泛起红色,冷冰冰地从台上拿起一个托盘走了,一声不吭。

即使他不说话,也能明白那是“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的意思啊。

 

噗……还是老样子啊,大家。鹤丸忍不住弯了嘴角,听光忠絮絮说着什么“抱歉,小伽羅总是这个样子”之类的话语,还真是……没有任何改变呢,即使环境和身份之类的,都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

随即蹦蹦跳跳着从内间里出来的孩子倒是见到鹤丸很热情地打了招呼,他穿着和大俱利一样款式的服装,只不过小了好几号而已,整个人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听光忠叮嘱了几句客人的座号之后,便依旧欢快地迈着脚步端着托盘送去了,酒液随着脚步的起伏颠来晃去,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危险。

 

“真的……让大俱利和小贞去送……没问题的吗?”鹤丸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他不忍心再去看小贞手中托盘里酒的样子,实在是太提心吊胆,加上大俱利那种完全不愿意和客人们搞好关系的模样……真的没问题?

 

“……”光忠不说话,只是向着他们的方向望过去,鹤丸沿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背对着他们的大俱利的身影仍然是冷冰冰极不情愿的样子,肤色偏黝黑的年轻人一脸不耐地将放置着酒的托盘近乎于摔到了客人的桌子上,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句,“你们的东西。”

 

“……你看,果然不行吧。”鹤丸偏过头来看向光忠,对方却只是稍稍扬起头示意他继续看下去,惊呼声和尖叫声四起,连带着“啊啊啊真是太帅了”之类的感叹话语,女孩子们面色绯红地星星眼望着仍是一脸冰冷的大俱利尖叫,甚至想要将他团团围住。

“喂……啧,怎么回事,真是的,我可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听得出在包围圈中那个人近乎于无措的声音,光忠耸了耸肩,拍了拍近乎于石化了的鹤丸的肩,“……时代变了。咳,虽然我也不懂如今的女孩子们的心思,不过时常有客人指名要小伽羅送酒的……我们家的小伽羅,可是超人气哦。”

 

光忠用力拍了拍手,沉声道,“抱歉啦,女士们,请允许服务生继续自己的工作哦。”总算是帮他解了围,一脸尴尬的大俱利好不容易能从那个圈子里脱身而出,回到吧台前端起另一只托盘的时候,小声道,“哼,我才没有拜托你们帮忙。”

 

“……那小贞呢?”明显已经服气了的鹤丸的声音传来,光忠笑而不语,只是仍由鹤丸自行找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小贞虽然蹦蹦跳跳着送酒,已经明显有些酒液随着他的动作洒出来了,但如此元气的小男孩那欢快的声音随之响起,“嘿,姐姐们,这是你们点的好喝的东西哦~”

 

“啊,好可爱!!!!”“卡哇伊!!”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客人们完全已经忘记查看自己点的酒品是不是有哪些地方不太对劲这种问题了。

 

光忠没有隐于眼罩的那只金眸中流露出笃定的自信和笑意来,看着捂着头半天没有说话的鹤丸微笑。沉默良久之后,鹤丸将手中那杯鸡尾酒一饮而尽。

“……刚刚的话,就当我没问。”

 

他们俩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那一样颜色的眼眸之中流露出的笑意,是发自真心的笑。鹤丸国永开始觉得后悔了,也许这份悔意是来源于那喝进去的烈酒带来的微醺的醉意也无所谓。当初的他为何会如此果断地第一个选择重返刀身,明明……和老友们在一起,也许也并没有多少想要的惊吓或者新鲜的事情,但是这感觉,也并不怎么糟糕。

光忠在他第一个表示要回归刀身的时候,想要走过来和他所表达,他所拒绝听到的,大概只是这样一个自己一直以来未曾发觉的事实吧。

 

真好啊,曾同属于两代主人的刀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他站在阴影里,用淡漠的眼神注视着举杯欢笑的两人,孩子模样的太鼓钟贞宗好不容易从那些姐姐们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也蹦跶着步子扑上来抱着他们两人一同欢笑,一脸冷漠的大俱利虽然不愿站在一起,眼睛也时常偷偷往那边瞥去,默默听着他们三个人久违的聊天谈笑。

故人归来,何不足欢愉?

 

那狭长的蕴着新月的眼眸之中流露出几分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寂寞,那是他所无法参加、也无从体会到的故友之间的小聚的欢乐氛围,那边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瓜葛、没有联系。

修长的身影逐渐淡去,在鹤丸还不曾察觉到半点异样之前,消失殆尽。


评论(7)
热度(31)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