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放飞系& 毫无责任心 &
目前沉迷明主主明无差 &
慎fo。

【三日鹤】【2017年天津卷】重读长辈这部书

说明:1.天晓得我为什么抽风选了天津卷,题目下来一口老血,以后再也不作死了

          2.这可能是tag最神奇的一次

          3.原来我还是可以这么纯情的√如果可以。。求评论√谢谢www

——————————————————————————————————————————————————————————————

  

                                                重读长辈这部书

静悄悄的。

这里,一直都是静悄悄的。

若不是有纸页翻动的声音时而有规律地响起,大抵都会认为,这个地方,其实空无一人。

 

这静谧到甚至有些奇异的房间,没有门,只有一扇窗。明亮的光线从窗外透了进来,照亮了房间里的一角,小小的男孩子就坐在那光亮之中,不言不语,安安静静翻着手上的书,一行行看着上面美丽精致的绘画和印刷体的文字。

这是个奇异的孩子,不仅仅是因为他安静地出奇,更由于他那银白色的细碎头发和灿金色的璀璨眼眸是世间所不常见的模样。明明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应该享有与同伴嬉戏玩耍所带来的快乐,他却独自坐在这连门都没有的地方,清秀的面容上没有表情,那双美丽的眼眸只有在视线接触到书页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快乐。

也许是因为身处在这完全被封闭的空间之中的缘故,才会对书有着近乎于贪恋的感情。他在书中读到过被邪恶的巫婆关在高高的塔上的长发公主的故事,可看了眼自己才堪堪到肩的细碎半长发,也只得摇了摇头,放弃这个有点疯狂的念头。何况不知为何,他并不敢接近那一扇窗。

总觉得,一旦自己走到了这扇窗之前,总会有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只是读着,日复一日,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这里,似乎也并没有时间这一概念。毕竟那柔和明亮的光永远从那窗中透出来,不曾有一丝变化。

变化的只有自己身边堆着的已经读过的书,一本本越来越高地叠了起来,仿佛成了他在这里度过时间度量的一种方式。

 

终于,那看似永远也没有尽头的书架上,只剩下了最后一本书。

小小的男孩子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这一本书,它有着宛如深夜般黯蓝色的封皮,上面却没有任何文字来表明它的书名,只是用金色的线笔勾勒出了一弯美丽的月牙儿。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他在看完一本书后来书架这边挑选下一本时总会忍不住捧起这一本看起来已有很久的年代感的书,光是抚摩着它的封皮,抱着它便总会有不由自主的安心感与温暖浮上心间,然而若是要打开它来阅读,却总有深深的畏惧感会阻止自己的这一举动。

仿佛打开它,一切已知的一切便会崩溃殆尽。

 

可是,只剩下这一本书自己没有看过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轻车熟路般地踮起脚尖来将这不知名字的美丽的书拿了下来,抱在胸前,默默地走回了自己惯常读书的位置。

光是抚摩着这深夜般黯蓝色的封皮,指尖沿着那弯美丽的月牙的轮廓滑过,内心便陡然升起了一种难言的喜悦与兴奋,虽然莫名从心底升起的,还有刻骨的寒意和战栗。

 

终究还是打开它了。因为紧张而紧紧闭上的眼睛在打开书之后很久没有听到任何其他动静之后才迟疑着缓缓睁开,在视线接触到书页的那一刻,灿金色的美丽眼眸中神色由紧张转为惊诧和茫然,有着这样美丽独特封皮的书,内页却是一片空白,他急忙翻了几页过去,却发觉视线所及之处,皆为一片白色。

失望,他第一次产生了类似于失望的感情。然而那一双澄澈的金色眼眸之中,却莫名有泪水滑落而下,打湿了那雪白的纸张。

欸?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落泪,他甚至不知道,这泪水的含义是什么。

 

然而,一切在此刻变得不同。

略显迟疑的声音自他的身后响起,似乎是觉察到了他就要将这无字的书所关上,带着些许的尴尬,却仍是文雅礼貌的语调,“这本书,并不是空白的哦。”

“我,就在这里。”

 

小小的男孩转过身去,背对着光明,在那黑暗与光明相隔的一线之间,他看见了——

在黑暗之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来。

身着黯蓝色狩衣样式的男子,那衣着的颜色与他手中与深夜相一致的封皮完全相同。他正对着他温和地微笑着,那双因为笑意而微微眯起的狭长眼眸之中,蕴着美丽的一弯新月。

“你总算还是打开了,鹤。”那带着笑意的语句之中,带着深切的感慨与叹息,

“我,一直在等着你。”

那双带着讶异的澄澈的金色眼眸,在一瞬间的茫然与怔忡之后,显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他以为,他遇到了在自己看过的童话绘本之中出现的,如同在神灯之中藏匿身形的精灵。

 

 

 

“大哥哥,你是藏在书本之中的精灵么?”小小的男孩子兴奋地问道,向来不曾有过笑意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真是吓了我一跳,我一直以为,只有在神灯之中才会有精灵这样的存在呢……”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对面的人只是温柔地看着他,看着这个突然变得生动活泼起来的孩子,“我是刀……”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改口道,“嗯,我正是你手上这本书所幻化出来的书灵。”

“好美的眼睛。”孩童感叹着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那一双即使在书本之中也没见过的蕴着新月的美丽眼眸,他仿佛了解孩子的心思一般微微俯身闭上眼,片刻之后却只听见鹤有些许歉意的稚气声音在耳畔响起,“抱歉……我居然忘记了,书灵先生是没有实体的呢。”

无法被触碰,他所能接触到的自己,仅仅只是虚无的空气。眸中稍稍黯淡了几分,却有意避开了孩子的视线。

“还有……鹤,难道是我的名字吗?”天真的孩子抬头看着他,回想起最开始的对话,有些疑惑地问。

他只得又笑了笑,已经察觉了什么一般,不否认也不认同地只微微颔首,看那小小的孩子若有所思地出神了一会,狭长的眼眸环顾了这个奇异的房间一圈,才继续说道,“为什么你一个小小的孩子,会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呢。”

那目光,竟然是悲伤的。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不想想起来原因,这是……绝对不可以想起来的东西。

他突然抱住了自己小小的头颅,并没有刺痛,只是仿佛有什么东西挣扎着想要自牢笼之中挣脱出来,却被更强大的意志所镇压,直到彻底屈服。

绝对……不可以想起来,为了即使是虚假的也要持续到永恒的这份宁静。

脑海之中,不知是谁的声音响起,毫不容情。

 

看着那小小的孩子这副模样,他目光中的忧郁多了几分,却还是极力保持了那种文雅平淡的笑容。下意识想要上前拥抱那个捂住头,看起来痛苦万分的孩子。先伸出去的手却在穿过那光亮与黑暗分界的那一刻化为了虚无。

只能停下了脚步。

原来他在这个世界里,不仅没有实体,甚至只能在黑暗之中才能显现出自己的身形。

想要接近鹤,只能期望于他自身背弃那份光明,穿过那光明与黑暗纠缠混沌不清的一线。

那么,我到底又算是什么呢?

让鹤彻底背弃掉那份仅存的光明,又真的是我所想要的么。

心底传来反驳的声音。

 

 

“你不想出去么?”他站在恍若无边的黑暗之中,摆出悠闲倚靠着现在已经空无一物的书架的样子,看着坐在光下的那个孩子翻阅着已经几乎熟记于心的书册,试着发问。

自那天以后便欣然接受了鹤这个名字的孩子只是微笑着摇摇头,“通过这里的书,我就可以了解整个世界了。”

“何况,我也不想出去。”他固执地犹如一头仿佛曾受过深深伤害的小兽。

 

“用自己的眼睛看,才算是真正地了解这个世界。”他耐心地犹如慈爱的长辈,那样温柔的语气,几乎不像是劝诫。

鹤久久没有说话,只是翻阅书册的手停了下来,银白色细碎的半长发垂落在额前,他看不见此刻这孩子的表情。

“……那么,三日月哥哥能和我一起去看这所谓的外界的世界么?”许久,孩子才淡淡开口道,语气中的冷静与淡然,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的口吻。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即使是没有实体的他也感觉到仿佛全身血液凝结成冰的刻骨寒意。为什么……明明他还并没有告诉鹤,他究竟是……

“果然是这个名字么。”鹤轻轻笑了起来,细碎的头发仍然完全遮住了那双澄澈的眼睛,看不见他眸中流转的神情。“只是在书中看到的,大哥哥眼中的那一轮月,和三日月时分的那一轮一样美。”

“只是不知,为何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有一种万分怀念的感觉。”

额前的碎发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风吹拂而起,那双灿金色的眼眸之中,流转着怅然若失的哀伤神色,有些失神地望向那透光进来的窗。

复而含着无比复杂的目光,含着几分苦涩的笑望向这一边。

哪里,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映在那蕴着新月的眼眸之中的身影,分明是那个一身洁白羽衣,金眸璀璨,银白色细碎发随风纷飞的年轻人才是。

然而,他无法回应鹤的提问。即使嘴唇一直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也终究无果。

因为,对于鹤对于一起去看所谓外面的世界的请求,他根本没有能力也绝对无法达成。

 

“所以,大哥哥,我一定会找到办法将你实体化的,到时候就可以一起玩了~”转瞬间鹤又回复到往日的天真模样,仿佛方才那一刻的转变,只是他自欺欺人的幻影。

三日月温和地笑了笑,眸底却有凝重神色透出。

鹤的世界,已经开始改变了么。

这里的书册之中,明明不该有任何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或是字眼出现才对。

 

 

这是属于他的世界。自然,一切都会随其心愿而万事皆成可能。

所以当他终究有了实体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半点惊讶或者诧异。

手指有真实的触感,他能感受到,抚摩那小小的孩子银白发丝时柔软的感觉,也能感觉到那小小的孩子紧紧抱着他,抓着他的衣袂不放手的那份力度。背后的衣着被湿润的液体所晕染,他知道那是这孩子喜极而泣的泪,为了这费尽周折的真正意义上的久别重逢。

身躯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明明存在了上千年之久,这一刻,仍然值得自己所战栗。

 

一切,仿佛都和遥远记忆之中该有的样子所重合。

他应当高兴的,自己终究不是虚无缥缈的灵体,连彼此相触碰都不被允许。

除了那窗外透射进来的光,对自己而言,是无解的毒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事物或是人可以将他们彼此所分离。

只要,他们都愿意在这奇异的房间之中存在下去。

 

若,他只是一本书灵的话,他应该和这房间之中所有已存的书册一般,为此感到由衷的欣喜。

所以当那小小的孩子发觉自己被不容半点挣扎地抱起来,自那有光透出来的窗台上近乎无情地被推落坠落下去时,那双仍然还在为方才的拥抱高兴到哭泣的金眸死死盯着那个人的身形,错愕、不解、震惊的情绪一转而逝,在看见那个身影、那双蕴着新月的眼眸在光下转瞬间便如同冰雪般消融的那一刻,转变为巨大的悲痛。

竭力嘶吼着问着为什么。

然而到最后,到身形消散殆尽,三日月也没有给他一个解释。

 

那身形终于在他眸中彻底消散了,原本的那本有着深夜般黯蓝色封皮的书,却随着他,一起坠落下来。

不顾控制自己下落的位置和角度,他一把将那本书抱进了怀中,和最开始那般牢牢地抱着,仿佛对待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

他的身形不断以奇异的速度成长着,转瞬间便化作了年轻人的模样,不,也许这才是他应该的姿态。洁白的羽衣在身后纷飞扬起,宛如真正的羽翼。

他不再下坠了。完全形态的他被洁白的羽翼在身后托起。

然而他也再回不去了。那个高高孤塔上孤零零的房间已经随着主人的离去而瞬间土崩瓦解。

那个,还有他的世界。

 

 

本是空白的书页上多了几行字,那样清雅俊逸的字体,只可能是那个人的字体。

你不该把自己囚禁在这样虚假的世界里。

我相信你还能再次张开那一双羽翼,就像我们初见时一样。

即使那个世界,再也没有我。

 

他现在不知道,但他终将会知道。

当他重新翻开这本书的时候。

【end】

 


          

评论(6)
热度(38)

© 清葉 | Powered by LOFTER